■曹喜梅撫摸著烈士碑回想當年。■烈士墓碑外。 本報首席記者 李青 攝
  近日,84歲離休女幹部曹喜梅老人回鄉省親,幾次來到深澤縣趙八鎮候村村口的烈士墓,回想起1942年幾位抗日英烈被日寇槍殺的凄慘一幕,老人心中久久難以平復,“希望當地有關部門能自覺維護好烈士墓碑周邊的環境,還英烈們一方凈土。”
  烈士墓前 老人憶起當年往事
  11月13日,來自北京的趙先生陪著84歲的老母親曹喜梅,回老家深澤縣趙八鎮候村省親。
  行至候村村口,曹喜梅讓兒子停車。下車後,曹喜梅老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公路東側的那座用紅磚牆圍擋著的烈士墓。
  一路上有說有笑的曹喜梅,突然變得一臉嚴肅,眼角還浸著淚花,趙先生趕忙上前扶住老母親。匆忙中,腳下的一大塊垃圾險些將趙先生絆倒。
  回過神來的趙先生髮現,烈士墓四周全是各種生活垃圾。看著這些垃圾,曹喜梅老人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回家後,母親臉上總掛著一絲傷感,晚上還自己坐在屋中掉眼淚。”趙先生說,他知道老母親裝著一件心事,因為那塊烈士碑上刻著名字的很多英烈,都曾經和母親一起並肩戰鬥過,甚至有一些烈士就犧牲在母親眼前,“這些烈士安息地的環境,讓老人擔憂。”
  碑身上刻有烈士姓名 沒有專人看管
  15日11時20分,在深澤縣趙八鎮候村村東口的公路邊,記者找到了那座烈士墓。一米多高的紅磚牆內,矗立著一座烈士碑,碑身高約2米。圍牆上爬滿枯草,圍牆外各種各樣的垃圾。
  記者來到烈士碑前。碑身正面除了“抗戰烈士之碑”六個大字和立碑時間“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一日”外,石碑上隱隱約約能看到一些烈士姓名、服役部隊的番號以及個人的政治面貌。
  而碑身後面,則刻有一段有關抗日戰爭的碑文。在那段碑文旁,是候村村委會重新修建這座烈士墓的時間,1996年清明。“這座烈士墓原本在村中,1996年村委會出資將烈士碑遷移到了村口。”一村民無奈地說,由於烈士墓沒有專人管理,才會落到了這步田地。
  11時50分,記者準備離開烈士墓時,一輛紅色轎車上走下一位老人,蹣跚著來到烈士碑前,雙手顫抖擦拭著“抗戰烈士之碑”六個大字,眼中含著淚珠。
  靜靜地,記者聽著這位老人急促的呼吸聲。“抗戰時期,他們用生命捍衛著民族的尊嚴,現在不應該有這樣的結局。”這位老人說,她下午就要回北京了,想再來看一眼曾經和她一起戰鬥過的烈士們。這位老人正是84歲的離休幹部曹喜梅。曹喜梅說,早年她一直負責村裡的婦女工作,後來才去了北京,之後便很少回鄉。“我曾親眼目睹了碑文上幾位烈士英勇就義的悲慘一幕,這些年好幾次晚上做夢,我都還夢到過他們。”曹喜梅說。
  日偽軍包圍候村 八路軍幹部被殺
  令曹喜梅最為難忘的是1942年的一次日寇掃蕩。
  1942年,13歲的曹喜梅已是兒童團的一員,經常負責在村口站崗和幫助八路軍送信。同年的某一天,一大批日偽軍悄悄地進了候村。“發現鬼子進村時,他們已經包圍了村莊。”
  趕巧就在那一天,負責候村抗日工作的區小隊隊員曹整年、曹黑秋(音,都是候村本村人)等五名幹部正在曹喜梅的大娘家屋裡開會。
  村子里黑壓壓一片鬼子,曹整年、曹黑秋等五名幹部沒有突圍的機會,只好趕緊鑽進了北屋炕上一個地道中。“我大娘家的地道還沒來得及跟通往村外的地道連通。”曹喜梅說,“由於情況緊急,這五名幹部被迫藏在裡面,試圖躲過敵人的搜查。”鬼子占據了村內的制高點後,便開始挨家挨戶地展開搜查。“他們很快就發現了北屋炕上的那個地道口。”
  曹喜梅說,發現地道口後,鬼子便首先向裡面灌水,後來又向裡面扔煙炮,“躲在地道里的曹整年、曹黑秋等人被熏的實在受不了後,從另一個洞口鑽了出來。”曹喜梅說,在她的印象中,曹整年他們先是跑上屋頂,但由於煙熏後體力不支,跑了沒幾步便被鬼子開槍打倒。
  “我印象特別深,曹整年、曹黑秋都是一米八多的大個子,全村人找了好多地方,都買不到適合他們的棺材。”曹喜梅含著淚說,抗日戰爭時期,為了民族獨立,她身邊很多同志,都和曹整年他們一樣犧牲在了日寇的槍口下。
  還英烈們一方凈土
  當年的腥風血雨已成歷史,烈士墓地的現狀卻讓人擔憂。
  記者在候村村委會門前,隨機採訪了5位40歲以上的候村村民。5名受訪者都知道烈士碑刻著本村抗日戰爭中犧牲的英烈,但對碑上到底有多少名烈士,這些烈士曾經經歷過怎樣殘酷的戰鬥,卻已說不出來。
  一位曾經當過小學民辦教師的張女士說,早些年,每到清明節,他們學校會組織學生到墓地為烈士掃墓,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學生再去掃墓了。“那座烈士墓碑不光銘刻著犧牲烈士的名字,更是我們村與日寇奮勇抗爭保衛家園的歷史見證。”村民史先生說,烈士墓被垃圾圍堵,實屬不該。
  曹喜梅說,如今的烈士墓被遍地的垃圾所包圍,這不僅讓烈士英靈不得清靜,也給前來祭奠掃墓的群眾帶來很大不便。“希望當地有關部門能自覺維護好烈士墓碑周邊的環境,還英烈們一方凈土。”
  候村烈士墓碑
  將遷至縣烈士陵園
  隨後記者找到了候村村委會主任趙春明。趙春明說,這座烈士墓碑上共刻有18位抗日英烈的名字,都是本村人。“烈士墓碑原本是1946年修建在村中的,1996年清明節前村委會才將這座墓碑遷移到了村口。”
  趙春明還表示,他們也曾對墓碑周邊的垃圾進行過清掃,但由於沒有專人看管,再加上個別素質低的人偷偷向墓碑周邊傾倒生活垃圾,才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我們將儘快清掃,同時已向民政部門反映,條件成熟後這座墓碑將遷移到深澤縣新修建的烈士陵園。”
  革命烈士墓碑本是先烈英靈棲息的聖潔之地,垃圾圍堵的殘敗景象讓人悵然。雖然候村烈士墓將會遷移至新修建的烈士陵園,但具體遷移時間還尚未確定。帶著一名離休老幹部的囑托,本報呼籲有關部門儘快對候村烈士墓採取措施,別讓垃圾伴英烈。  (原標題:八旬離休老幹部烈士墓前憶當年呼籲後人善待逝去的英魂)
創作者介紹

吊飾

cm14cmgn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